在中国的正北方 他们与野生动物这样相处

在中国的正北方 他们与野生动物这样相处
中新网呼和浩特9月1日电 题:在中国的正北方 他们与野生动物这样相处  中新网记者 张林虎  69岁的阿日并骑着摩托车,经过近1个小时的颠簸,将40多斤的水送到离家15公里之外、海拔1700多米的山顶上。  阿日并用绳子将水桶降至百米深的谷底后,自己系上安全绳,摸索着爬下去,将水倒进石坑。图为阿日并为岩羊送水。 阿日并供图  这样的程序,阿日并隔天就要进行一次,已持续了11年,每次都险象环生,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让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岩羊喝饱水。  地处我国北疆的内蒙古自治区,拥有森林、草原、湿地、湖泊、沙漠等多种自然形态,是我国北方面积最大、种类最全的生态功能区,有极其丰富的综合性生物多样性系统,是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  横亘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棋盘井镇北部的阿尔巴斯山峭壁陡立,喜爱户外摄影的阿日并经常来此采风。图为阿日并拍摄岩羊。 阿日并供图  “我喜欢摄影,有时间就到阿尔巴斯山拍摄,偶然发现岩羊后,就有意识地追踪拍摄。”阿日并说,时间长了,他发现由于缺水,岩羊在哺乳期奶水很少,小羊羔吃不饱,于是萌生了给岩羊送水的想法。  阿日并在山沟里找到了一处小石坑,适合存水。从此以后,他成为了一名“岩羊送水工”。图为阿日并拍摄到的岩羊。 阿日并供图  然而,山路崎岖坎坷,阿日并的送水之路并不平坦。“不光危险,每次辛辛苦苦运来的水都会洒出去很多。”阿日并说,后来他买了几百米长的管子,把管子从山顶一直拉到石坑中。这样,每天只需要把水拉到山顶,用管子将水直接送到石坑里。  阿日并说,11年来,他亲眼见证了岩羊从几只到上百只的变化。“岩羊胆小,以前拍它们只能远远地躲在山洞里,现在它们根本不怕我,这也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一种体现吧。”  如今,当地相关部门斥资百万余元,在阿尔巴斯山下打了一眼约600米深的机井,同时新建了几个蓄水池,供岩羊饮水。图为阿日并拍摄到的岩羊。 阿日并供图  在距离棋盘井300多公里之外的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潮格温都尔镇,42岁的牧民钢巴特尔用20年的时间,让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北山羊的数量翻了10余倍。  世代放牧钢巴特尔说,小时候见过北山羊,但后来少有踪迹,有人甚至认为北山羊已在当地灭绝了。图为阿日并饮用新建机井水。 张林虎 摄  一次放牧途中,钢巴特尔发现悬崖峭壁上有两只长角动物在奔走跳跃,他仔细一看,居然是消失了多年的北山羊。  自此以后,只要一有时间,钢巴特尔就拿上望远镜,骑上摩托车寻找北山羊,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无功而返,但他没有气馁。图为远红外监测仪拍到的北山羊。 钢巴特尔供图  “北山羊非常善于攀登和跳跃,喜欢成群活动,警惕性极高,觅食时要留下几只放哨,一旦发现异常情况,群体便跑向山顶。”钢巴特尔说。  从钢巴特尔家到北山羊的栖息地,约有30多公里的距离。为了能更好地保护和研究这些珍贵的北山羊,他举家从牧区迁到北山羊栖息地居住。  这些年,钢巴特尔为北山羊送水送草,安装远红外监测仪进行监测,还牵头成立了“北山神羊保护队”,配合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开展北山羊保护地巡护、堵卡和打击非法猎捕等违法行为。图为远红外监测仪拍到的北山羊。 钢巴特尔供图  记者了解到,随着人们的保护意识的增强,乌拉特后旗不仅北山羊的数量增加,还出现了它的天敌–狼和猞猁。  “这些动物在同一区域内活动,反映出该区域内食物链正在逐渐形成,这十分有利于生物多样性的恢复。”内蒙古农业大学人文学院原院长盖志毅看来,生物多样性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也是大自然的宝贵财富。“人类保护生物多样性,不但可使生态环境保持平衡,保证生物种群的持续发展,而且通过对野生动植物的研究,合理地利用生物资源,可以满足人类各方面的需要。”  事实上,近年来,内蒙古制定实施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开展生态保护和修复,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全区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不断提高。图为乌拉特后旗拍摄到的猞猁。 王景园 摄  截至2020年底,内蒙古建立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182个,总面积1267.04万公顷,占内蒙古国土面积的10.71%。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呼和浩特区域(RCE)中心主任魏智勇认为,内蒙古地域辽阔、横跨“三北”,生态地位极为重要,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是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重要基础。图为钢巴特尔夫妇整理水车为北山羊送水。 张林虎 摄  “生物多样性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保护生物多样性不能仅依靠政府的努力,公众参与是保证政策顺利实施的重要前提。”魏智勇说,在保护中探索建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路径,才能为建设好祖国北疆这道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完) 责编:海闻这道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完)【编辑:房家梁】